奇米777 米奇影视狠狠_米奇影院777奇米网狠狠_奇米影视四色俺也偷色 ★日本AV综合网★

调教之岛11-20

时间:2020-10-28 01:56:57

调教之岛——第十一章舞蹈学校(上

    三点半,熟睡的女孩们被一阵尿意憋醒,她们之前喝下的膀胱营养液里含有一种超强性药剂,药剂被稀释在营养液里,喝下营养液2小时后营养液被身体吸收,只剩下药剂时便会生效,能够将膀胱的敏感度在30秒内提升三倍,但只会感觉到小腹的因憋尿的剧痛而膀胱却没有那麽隆起,这种痛苦能很快的把熟睡的女孩们憋醒,因爲必须在2小时后让药剂生效,所以必须考虑到药剂用量的问题,不然如果服用过多的药剂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膀胱的敏感度都被提升,常人在稍微有尿意时服下那种药很快就会憋不住失禁,所以那种药剂一般被用于体罚室里的惩罚当中,日常生活只摄取微量药剂,既不会伤害身体也能快速叫醒午睡的女孩们。

    女孩们醒来后痛苦的捂着膀胱躺在床上,过了几十秒药效过去了,她们才揉了揉酸痛的小腹,起身陆续离开,到了门口后脱掉白色的保暖内衣和白色紧身连身袜,只剩下原本的连裤袜,又将柜子里来时穿的第二双连裤袜穿好,才穿上高跟鞋离开。而之前那个被惩罚极限憋尿的女孩也满脸憔悴的走了出来,她在两点左右才被允许排尿,却只排出了一半,膀胱里仍有900ml的尿液,但这比起无时无刻都处于膀胱极限的状态好了许多。出来后她并没有换衣服,因爲她被惩罚在15天内每天都身着三双厚厚的白色紧身衣,将女孩的脚包裹的紧紧地,只留下了手和头部,一双紧身衣的厚度可以顶替两条200D的连裤袜,而且规定除了洗澡和排尿时女孩必须24小时都穿着,可想而知会有多难受了,不仅如此,女孩在这15天内必须都让膀胱里的尿液保持在500ml以上,睡觉也是,每次排尿不管能排多少,只要膀胱里的尿液剩下了500ml就会立刻禁止排尿,一滴都不能流出来,女孩想到这便忍不住哭了起来,心中后悔万分。

    另一边,春夏秋冬已经回到了她们各自的房间开始继续打包被绑来的新人,给她们排净尿液后安装尿道塞,爲了赶时间四人都加快了速度,晚饭时她们再次来到餐厅打好饭入座,跪坐好后绑住双腿开始吃晚饭,晚上的电影并不是死亡之旅了,而是一位来自总部的S级女性干部閑暇之余拍摄的一部绑架片,主角是两名A级干部和一名B级干部,内容是虚构的但剧情都是真实的,女主角肖雅本是一个千金小姐,却因爲父亲公司的破産,母亲因病去世而高二因爲父亲负担不起贵族学校的学费不得不去了一个地理位置很偏僻的舞蹈学校,学校里大多数全是女生,只有十多个男生,其中一个叫王洪的男生是校长的儿子,心里有些变态,很喜欢看女孩子憋尿的样子,关键是他的爱好不是看女孩子因憋尿而失禁,而是看到女孩子急切想尿却根本没有办法尿,所以爲了达成这个目的他请求他父亲把学校的女厕所都拆了,校长虽然很溺爱他,对他所作所爲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却还是留了一间只有一个位置的女厕所,全校300多名女生只能用这一个厕所,而且舞蹈学校是住校的,王洪让他父亲规定学校的厕所在晚上8点以后停用,所以有许多女生白天没上成厕所晚上还得憋着睡觉。除此之外,王洪还是个不折不扣的丝袜控,更喜欢看女孩子穿着舞蹈服、白色丝袜憋尿的情景,他让父亲以保持女生腿型的理由规定所有女生在校睡觉必须穿丝袜睡,每天早上还要检查,晚上偷偷脱了的白天不準上厕所,憋不住了还会被王洪亲自处置,几乎全校大部分女生都被王洪的手段折磨过,甚至还有几个被他逼得不得不退效回家,因爲整个县城只有这一所舞蹈中学,她们还不能转学,只能忍受着憋尿的屈辱,当然她们也不用想着去举报,因爲县里的省书记跟王洪的父亲是从小到大穿一条裤子的兄弟,如果不是什麽杀人放火的事他都会帮王洪摆平,所以便造就了整个学校的女生都仿佛是王洪的玩物的这个局面。

    肖雅来之前并不了解这个学校的风气,所以对于她这个以前的千金大小姐来说,刚第一天她就被折磨的受不了了,来学校的第一天她和其他一些女生就被发了五双白色连裤袜和两件舞蹈服,她一开始还是很憧憬这个舞蹈学校的,但第一天她就发现学校的厕所竟然只有一个,而且她们新一届的上课总会因爲哪个女生动作不规范而导致全班被拖堂,她去厕所排队好不容易快排到了却又上课了,肖雅此时已经快憋不住了,便尿完了才去上课,结果因爲迟到而被老师罚站了两节课,五点下课时她几乎是一下午没去过厕所,憋着满满的一泡尿去吃饭,晚上老师又加课训练,9点终于下课了,肖雅準备去个厕所就睡觉,却发现厕所已经关了,只好憋着尿睡觉了,但睡觉前被告知学校爲了保持女生腿型,竟然规定女生要穿连裤袜睡觉,肖雅从小都习惯裸睡,她很不喜欢连裤袜的束缚,大部分时间跳舞都是只穿舞蹈鞋,今天穿了一天的连裤袜双腿就被折磨的不行了,刚準备晚上睡觉时可以放松一下却没想到连裤袜竟然还不能脱,肖雅这个千金大小姐十分不适应这种生活,很想不顾及那个规定脱掉睡觉,但却发现同寝的女生好似已经习惯了似的,脱掉了鞋子直接套着裤袜进入了被窝,肖雅问了问隔床的女生,才知道如果晚上脱了袜子则明天会被处罚罚站一整天,肖雅虽然不适应,但心里却明白现在自己的家庭状况,自己不再是那个要什麽有什麽的大小姐了,想到自己的经曆肖雅躲到被窝里偷偷的抹着眼泪,因爲双腿的束缚,肖雅到了很晚才睡着。

    调教之岛——第十二章舞蹈学校(中)。

    第二天,肖雅早早的就被尿憋醒了,脚火辣辣的热,她下意识的想脱掉袜子,却又想起规定便努力克制着自己,摸了摸稍微鼓起的膀胱,肖雅悄悄下地穿上了校服和鞋子,校服是一件连衣裙,裙子很短,而且上身很紧将肖雅的纤细身材紧紧裹住,仔细看会发现肖雅的小腹处有些隆起,肖雅放轻脚步出门準备去厕所,外面天气很好,肖雅看着树上沐浴在阳光下面,叽叽喳喳欢乐的鸟儿,在想起自己的遭遇,心中不禁黯然忧伤,一阵风吹来肖雅的尿意急促了许多,她不禁加快了脚步,来到厕所后却发现厕所门还是没开,肖雅自从昨天听同寝女生说到王洪的所作所爲时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了,忍了忍尿意便打算回去,这时却听到厕所附近的一个小房子中隐隐传来呻吟声,肖雅不自觉的走了过去,呻吟声越来越近,还伴随着男人的喘息声,肖雅来到门口后发现窗帘紧紧的拉着,顿时明白了里面在干什麽,心中有些羞涩脸蛋通红,刚打算离开却听到里面的声音没了,传来了对话的声音。

    “飞,我们这样不会被别人看到告诉王洪吧”一个好听的女声微微喘息着的说道“放心吧,现在还早,不会有人经过”一个沈稳的响起,充满了男性的雄性。

    “那万一被别人……”女生话刚说到一半就停止了,肖雅心中一惊,暗道自己不会是被发现了吧,从他们的对话中她能猜到那个女人应该就是王洪深爱的女人,王心柔,身边的男人她不太清楚,但不容她多想,肖雅已经感觉到脚步声在接近,这时她望向窗帘,发现太阳已经不知何时出来了,把她的影子清清楚楚的照在了窗帘上,这就意味着她已经被发现了!肖雅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刚跑了两步却被从窗子里跳出来的男人抓出了,他的力气十分的大,男人一把抓住肖雅的脖颈拉回将她按在了墙上,肖雅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关键是她从早上醒来到现在还没上厕所,本来膀胱里就背着一泡尿,这回被一顶尿液都有些渗了出来滴在她雪白的内裤上,肖雅只感觉两腿之间湿湿的,脸颊立刻变的通红,但她身后的男人可不了解此时她的情况,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手捂住肖雅的嘴巴另一只手环抱着她的腰直接将她拖起扔进窗子,,肖雅还没反映过来就感觉被一个抹布捂住了鼻子,没挣扎一会便失去了知觉……。

    “这面孔有些陌生,应该是新一届的舞蹈生”男人一边活动着肩膀一边说,走过阴影后英俊的面容也被阳光照亮了,原来他是舞蹈学校中专门教男女生防身术的一个教练,名叫许飞,同样也负责舞蹈学校的安全,但唯有对王洪他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爲王洪的父亲,也就是舞蹈学校的校长给他的工资是他以前工作工资的五倍,所以他甚至会帮王洪解决一些身手有些好的难缠的女生,而他和王洪却有着相同的癖好,但他却同样很喜欢sm,所以此时屋子里的王心柔被棉绳五花大绑的结结实实,王心柔是王洪的女朋友,但许飞刚来接任没多久王心柔便深深爱上了这个身材结实、长相又帅气的霸气男子,所以她经常在王洪去玩别的女生的时候来找许飞,许飞也乐呵呵的能有个大美女投怀送抱,久而久之他们就瞒着王洪搞在了一起,每次做的都很隐蔽,没想到今天却被一个新来小女生给发现了,许飞想着就有些气愤,心想这该怎麽处置这个已经知道自己秘密的女生……。

    而一旁的王心柔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麽,只知道自己说话说到一半就被堵住了嘴巴,接着又听到几声闷哼和一个女生的叫声,但她顾不了那麽多了,此时更急的还是尿意——她在昨天晚上晚饭后就没尿过了,晚饭还喝了许多碗汤,睡前还特意喝了1000ml的水,早上很早就被尿意憋醒,迫不及待的把许飞叫来,许飞看到了此时穿着白色丝袜和护士短裙、憋着晨尿咬着嘴唇躺在床上揉着鼓鼓的校服的王心柔瞬间就把持不住了,刚要扑上来却被王心柔制止了“先洗澡,洗完澡在来,”许飞看了一下王心柔隆起的小腹,犹豫了一下,王心柔便很自觉的从枕头下面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接着将护士裙和白丝袜脱下,将盒子里的尿道塞取出塞进了自己的尿道,对许飞笑了一下:“这样满意了吧?”许飞还是不动声色,眼神瞥向床头,王心柔歎了口气,只好再拿起一瓶水,拧开后将床头放的利尿剂拿出一包洒了进去,接着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喝完后许飞才允许王心柔去。

    王心柔就在许飞的注视下洗完了澡,出来后面颊通红,皮肤润滑,许飞有些呆呆的看着此时裸体小腹被尿憋的鼓鼓的王心柔,王心柔擦干身子后穿上一条白色的内裤和新的白色连裤袜,躺到了床上,许飞利索的拿棉绳把王心柔的双手捆的结结实实,绳子正好将她的乳房和校服显得十分突出,绑的时候时不时的会勒到王心柔的小腹,王心柔憋的难受又尿不出来,只好不停的扭动屁股,看的许飞心猿意马,等全部绑好后许飞又拿塞口球堵住了王心柔的嘴巴,便开始进入了她的身体,到现在王心柔已经失禁许多次了,却被尿道里的尿道塞牢牢的堵住了,一滴尿都流不出来,王心柔手被反绑着,每次做完都只能乖乖的趴在床上憋着尿,只要一抬起屁股就会被许飞狠狠的打一下,虽然隔着连裤袜和内裤但还是很疼,而肖雅偷听的时候王心柔正好是趴在床上背对着窗帘,只有许飞看到了窗帘后的影子,所以直到肖雅被丢进来王心柔才意识到发生了什麽,惊讶的看着许飞,嘴里呜呜的想说些什麽却无奈刚刚又被堵上了,许飞也不看她,只是一直摸索着肖雅,王心柔只好气闷闷的继续趴在床上,尿意不断的折磨着她的神经,而许飞又不理睬她,她只好不听的蹭动着双腿以图减轻尿意。

    调教之岛——第十三章舞蹈学校(下)。

    十分锺后,昏迷的肖雅全身被许飞扒的只剩内衣扔在了地上,许飞回头看向王心柔,王心柔瞪着漂亮的大眼睛充满乞求的望着他,许飞淡淡的笑了笑,将王心柔扶起取出她嘴里的赛口球,坐到了床上搂着王心柔的细腰,隔着连裤袜抚摸着王心柔被尿憋的鼓鼓的小肚子,王心柔憋的很难受,可自己被绑的死死的只能任由许飞折磨着她被充盈的小腹,低垂着脑袋小心翼翼的说道:“我可以去厕所吗?”许飞轻轻的摸着王心柔的秀发,坚定的说道:“不行!”但话音一转,许飞又接着说“虽然不能去厕所,但我可没说不允许你尿尿。”王心柔疑惑的看着许飞,许飞神秘的笑了一下,给王心柔重新带上口球,站起身来让王心柔重新平躺在床上,将她洁白的连裤袜和内裤脱到了大腿处,露出了王心柔高高鼓起的小腹与一个尿道塞拉环,许飞从箱子中翻出一根细长的导尿管,接着将肖雅同样也抱到了床上,肖雅只憋了晨尿并未喝太多水,略微鼓起的小腹和王心柔喝了许多水和利尿剂因此明显鼓起的小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一会可就不同了。许飞一端插进了肖雅的尿道并固定,伸到了膀胱的深处正好卡在尿道口内,接着许飞沖王心柔笑了笑说:“憋住,不然不让你尿。”王心柔用尽全身的力气在尿道口,许飞轻轻拔出尿道塞,王心柔努力的克制着自己让尿液不流出,可尿还是不由自主的滴了出来,许飞飞速的将导尿管的另一头伸进王心柔的尿道并抵到了最深处,王心柔痛的隔着口球闷声大叫,金黄色的尿液沿着导尿管流向肖雅的膀胱,王心柔满脸的舒坦,可好景不长刚过不到三秒许飞就捏住了管子,王心柔的尿液被顶住再也尿不出来,难受的她不停的拿裹在白色裤袜下的长腿蹭动着被子,许飞走过去一手轻柔这王心柔的小腹另一只手按摩这她的阴部,没过一会王心柔又高潮了,许飞松开手让尿液继续流了过去,王心柔断断续续的尿了一分锺直到肖雅的小腹已经高高隆起许飞才又一次的捏住管子,命令王心柔憋好尿,接着把管子从王心柔的尿道拔出,将管中残留的尿液继续挤入肖雅的膀胱,肖雅的小腹已经高高隆起了,甚至比王心柔之前的还要大,若不是此时她正昏迷可能早已一泻千里,不过她可不会在有那个机会了,许飞将导尿管拔出,王心柔的膀胱因爲之前喝了大量水和利尿剂的缘故还有些许尿意,但却不是那麽急了,许飞将王心柔的内裤和白色裤袜提回她的腰部,拿之前从肖雅腿上拔下的白色薄裤袜绑住了王心柔的双腿,让她趴在床上休息,而自己则是对肖雅开始了包装。

    许飞拿出一大团消毒过的棉花塞进了肖雅的尿道深处,因爲肖雅不常憋尿的缘故她的尿道很窄,许飞只塞了一小部分便塞不进去了,这些棉花能在堵塞尿道的同时刺激尿意,但这远远是不够的,许飞继续拿他之前用来堵王心柔尿道的尿道塞塞进了肖雅的尿道,粗壮的尿道塞将肖雅细小玲珑的尿道撑的严严实实,没有一丝缝隙,昏迷中的肖雅不禁痛的皱了下眉头,在这种情况下肖雅一滴尿也不可能尿出来了,但这远远不够,许飞已经打算好要好好“犒劳”下这个听到自己秘密的女孩的,他拿来一大捆强力黑色胶布在肖雅的阴部、尿道来来回回缠了十多圈,直到密封死了才罢休,远看去肖雅好像穿了一条由胶带组成的T字裤,许飞又拿来之前给王心柔穿过的一条超紧身的乳胶内裤,费了很大力气才给王心柔穿上,以常人的劲很难脱下这条超紧的内裤,更别说她自己了,如果想拿剪刀剪开反而会伤害了她自己的皮肤,许飞满意的看着肖雅私处自己的“杰作”,而一旁的王心柔已经因爲多次高潮和憋尿的劳累而美美的睡着了,许飞看了一会后想了一下,从王心柔的衣柜中拿出两条又紧又厚实的白色连裤袜给肖雅穿上,脱掉了肖雅原本的内衣给她穿上白色的紧身裹胸衣,最后在外面又穿了一条白色的全包紧身衣,包住了肖雅的双手双脚和头部,拿拉链拉上后又拿一把袖珍小锁锁住,最后拿出五条王心柔衣柜中的白色连裤袜分别绑住了肖雅的双脚脚腕、膝盖处和大腿处,又绑住了她的手腕与胳膊,绑的死死的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性,做好这一切后许飞拿自己的皮带将肖雅的大腿、小腿绑在一起,又将她抱进了衣柜,并从外面反锁,将地面整理干净,等待着王洪来找王心柔时发现这个已经被自己处理好的“猎物”,自己完全可以挑起一桩事端让王洪名正言顺的折磨肖雅,而王心柔肯定会配合自己,最后也不知道王洪是信自己最好的兄弟和自己的老婆,还是信一个新来女生的一面之词呢?真让人期待呢,许飞冷笑了一下,又看了看此时仅穿一条白色连裤袜窝在床上,只憋着一小泡“晨尿”甜美熟睡的王心柔,得意的笑了笑离去了。


百站百胜: